点击关闭

ES6美元-蔚来二季度计提了3.4亿元左右的召回成本

  • 时间:

【养老金发放有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召回事件有望在第三季度“消化”完畢。蔚來預計,三季度交付ES8和ES6的數量將在4200-4400輛,環比增加約18.2%-23.8%。這將為第三季度帶來15.93億-16.63億元的收入,環比增加約5.6%-10.3%。

客觀而言,蔚來在報告期內的銷量表現是優於市場預期的,由於整體車市低迷、新能源汽車補貼下滑等原因,國內很多車企的日子都不好過。蔚來作為新品牌,有如此銷量已屬不易。

6月下旬的一個傍晚,福州長樂機場,蔚來汽車董事長兼CEO李斌在蔚來APP上發佈了一則狀態:“讓大家擔心了。”當天早些時候,蔚來宣佈召回部分ES8,這家造車新勢力在頻繁被卷入車輛自燃事故後,多少有些無奈地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式。

召回“衝擊波”還在延續。一位蔚來內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由於優先滿足召回電池的生產,7月份車輛的生產和交付都受到了影響。根據財報信息,7月蔚來僅交付新車837輛。

蔚來此前早已公佈了二季度的銷量情況,虧損水平不難預測,但為何會出現3.7億元的偏差?主要原因是,蔚來將召回成本計提入了第二季度。按照蔚來方面提供的資料,蔚來二季度計提了3.4億元左右的召回成本。

今年以來,蔚來已經進行過多輪裁員,以優化資源投入與回報,此外還向外剝離了FE賽車隊,並從“動輒投入上億”的FE賽事中隱退。有媒體報道稱,蔚來賴以建立高端形象的線下門店NIOHouse也開始轉變策略,在下沉市場採取與當地合作伙伴共建的模式。此外,在部分市場,蔚來也暗示將業務拓展的重心放在更小、更輕的NIOSpace上。

“至第三季度末,目標是將全球員工總數從2019年1月份的9900人減少到7800人左右。”蔚來在此次公佈的報告中稱。

“近半年來,公司內外部的環境出現了很大變化。為了確保公司的生存發展,我們必須及時調整意識、計劃,進一步控制支出,提升運營效率,把資源聚集在核心業務上……”李斌在此前發佈的一封內部信中表示。

今年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於3月下旬出爐,6月下旬結束過渡期,雖然沒有像很多傳統車企那樣進行大量的“兜底”補貼,但在這兩個關鍵節點,蔚來都進行了相應的“限時保價促銷”活動,一定程度上“穩”住了當期銷量。

“召回”衝擊波4803輛車,3.4億元召回成本,每輛車平均7萬元。蔚來不但在業內率先為電動汽車起火提供瞭解決方法,還在很大程度上承擔了責任。

在總銷售與管理費用方面,蔚來的支出也很龐大,交付第一年就接近8億美元,而特斯拉在2015年才達到類似水平,當年,特斯拉這項費用支出為9.22億美元,但收入高達40.46億美元,是蔚來去年收入的5倍。

受超預期虧損和突然“缺席”的投資者會議的影響,蔚來24日盤後報收2.17美元,跌幅達到20.22%,創下上市一年曆史最低紀錄。

除此之外,突如其來的召回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蔚來本身的交付。

蔚來的主動召回被視為負責任、有擔當,即便從商業視角,此舉也的確為蔚來增加了擁簇。特別是不久之後,特斯拉同樣就車輛自燃發出一紙聲明,但由於聲明無實質內容、口吻過於公關,一度被質疑的聲音湮沒。

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曾對比過蔚來與特斯拉的經營數據,二者同樣是電動汽車生產企業,同樣尚未盈利,但特斯拉過去多年內成本率一直控制在70%-80%之間,而蔚來僅汽車銷售成本就超出了收入水平。

瘦身計劃仍在繼續。李斌此次對投資者表示,至今年年底,蔚來將通過額外的重組拆分一些非核心業務,進一步達到更有效率的運營,人員優化也不會停止。在投資者會議中,謝東螢表示,將在第三季度以及年底前持續減少員工數量。

數據顯示,蔚來今年二季度總收入為人民幣15.08億元,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虧損為33.14億元,單季虧損水平不僅是蔚來上市以來首次環比增加,而且超出了市場預期。此前有分析師預計,蔚來二季度將虧損29.44億元。

9月25日晚間恢復舉行的電話會議上,召回及經營策略也是投資者關心的主要話題。在短短一個小時的會議中,李斌及蔚來CFO謝東螢就財務情況、未來計劃等進行了說明。蔚來重申繼續裁員的計劃,並表示將加大NIOSpace的投入。NIOSpace是NIOHouse的縮小版,有助於降低蔚來的運營成本。

有媒體指出,蔚來四年虧損400億,同樣的水平特斯拉用了15年才達成,這再一次將蔚來推向風口浪尖。但實際上,資本市場對蔚來虧損已有預期,而且400億虧損中,僅去年一年就超過200億。相比較而言,超出市場預期的部分更值得關註。

需要指出的是,5月末,蔚來第二款量產車型ES6正式下線。ES6是五座SUV,受眾更廣泛,被寄望於顯著提升蔚來的銷量及業績。但ES6剛開始的交付數據並不理想,整個二季度蔚來共交付了3553輛新車,比一季度還要“慘淡”。

但如今看來,蔚來至少承擔了大部分賠償責任。不過在投資者會議上,蔚來方面並未承認這一點,堅持稱“共同承擔”。

分析師之所以未考慮到召回因素,一方面是因為召回發生在6月下旬,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在此前宣佈召回以後,曾有消息稱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300750,股吧)將與蔚來共同承擔責任。

瘦身進行時令人擔憂的是,即便銷量回升,短期內也很難看到蔚來的盈利。

總之,作為處理電動汽車自燃問題的方式,召回一事此前之於蔚來一直是相對正面的。然而,4803輛的召回數量也為尚在虧損的蔚來埋下了一顆“雷”。市場未曾預料到的是,9月24日,隨著蔚來公佈2019年二季度財報,這顆“雷”提前炸了。

不過,隨著經營情況日益嚴峻,蔚來也開始著力改善此前相對“激進”的運營方式。

過去三年中,蔚來的虧損規模持續擴大,特別是2018年,年度虧損233.28億元。造車本身投資大、回報周期長,蔚來又極重視運營、研發等方面的投入,燒錢能力一直比較“強悍”。

這些舉措或多或少地改善了蔚來部分盈利指標。蔚來表示,二季度扣除計提召回成本後,銷售成本為16.737億元人民幣,環比減少9.6%,由此,二季度的銷售毛利率為-4.0%,與一季度的-7.2%相比有所提升。

召回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事,但消息發佈後幾個小時,大洋彼岸的美國股市,卻罕見地認可了這家號稱對標特斯拉的中國車企。儘管蔚來股價當天盤中一度下跌了4%,但最終以2.6美元的價格收盤,上漲1.96%。與此同時,李斌的那則狀態,也收穫了1700多條評論,以及3600個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