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黑衫路人-「仇警灵堂」便是纵暴派搭出的一台政治戏

  • 时间:

【沉睡魔咒】

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有句名言:「真實比小說更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有時無邏輯可言。」有學者指出,「顏色革命」的一大特點,正正是不斷炮製謊言、大肆渲染、蠱惑人心、擾亂思維、煽動情緒、製造撕裂,「仇警靈堂」便是縱暴派搭出的一臺政治戲,每晚不同「演員」出場,但「見鬼對白」一致。而「靈堂」外圍有黑衫外籍人士目不轉睛監視一切順利進行。

裝神弄鬼 大話連篇「太子站打死人呀!」一名化濃妝的半老女「街坊」阿玲,尤其喜歡同途經「靈堂」的路人搭訕,惟見記者欲拍照時,則急急腳走人。

記者當日所見,這名自稱住白田邨的六十餘歲婦人,接受完日本電視台TBS訪問後,繼續以誇張的表情及聲調向圍觀的路人吹噓其「見鬼」經歷:「我之前見到三個。9月21日,我撬開站口封板邊,見到一隻腳,燒到黑曬,係後生仔嚟。」阿玲繪聲繪色的「鬼故」吸引到幾位路人停步,她見狀更肉緊地提高聲調:「班仔為我哋犧牲,我哋幾十歲人係咪應該走出嚟先!」圍攏的「市民」便都幫腔說:「警察真係衰,打死人呀。」

圖:「靈堂」對面馬路,常有一名洋人在遙距監視

鬼話連篇的「仇警靈堂」已成了今次暴亂的人工「景點」,男女老幼等烏合之眾,晚晚定時定候在此聚集。夜晚十時許,一夥黑衫口罩青年便會到場,與摺紙衣的婦人們閒聊。十一時左右,摺紙衣婦人離場,黑衫青年軍隨即「開工」,用鐳射筆照向旺角警署,叫囂挑釁。「靈堂」對面的港鐵站,則長駐有一名黑衫外籍人士離遠監視。他似乎久居香港,用兩支竹籤當筷子夾路邊小吃,對傳媒鏡頭亦會敏感地避開。

另一名在太子站內、留長髮的陳女士,頭耷耷,臉貼著圍板,透過隙縫向站內張望,雙手合十唸經:「我有陰陽眼。8.31第二日,見到三個(亡靈)。你望入站內的圓鏡,而家折射一個(亡靈)喺度,鬱緊,穿黑衫,係年輕人。」陳女士唸經超度的怪異表演,吸引到不少路人跟著合十鞠躬。

「仇警靈堂」晚晚燒冥鏹。火光熊熊,吸引路人、學生、年輕男女向「靈堂」獻白花、噴漆塗鴉、貼仇警大字報、圍攏摺元寶、聽「鬼故」。太子的老街坊投訴該「靈堂」阻街兼「大吉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