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精神革命-站在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馆的天台上

  • 时间:

【世界杯16强出炉】

從固原市城區到固原市所屬的涇源、隆德、西吉和彭陽四縣,都有暢通的高速公路,每一條高速公路都把人帶向綠色的世界:鬱郁蔥蔥的六盤山、溪水流淌的小南川、國家地質公園火石寨……我在龍王壩遇到一位穿白襯衫的男子,一交談,得知他是一名回鄉大學生,帶領鄉親們用心經營,竟在幾年時間內,就將龍王壩打造成迷人的鄉村度假景點。我還瞭解到,二十年前還是一片貧瘠高原的彭陽縣,現在竟已有極高的森林覆蓋率。這不禁讓我感嘆當地人民的創造力與執行力。傍晚時分,站在以梯田景色聞名一方的金雞坪前,放眼望去,夕陽下綠色、橙色的梯田互相交織,構成一幅美麗的大地圖畫。這使我想起固原朋友和我講過的話:“固原這個地方啊,都說土地貧瘠,什麼都種不了。可我們不信啊,大家都鉚足了勁,想盡辦法植樹種草。你現在看一看,很多南方的樹在這裡都長得很好!事實證明,只要一茬接著一茬乾,堅持不懈,就一定能夠建設好美麗家園!”

和寧夏固原相識是一次計劃外的邂逅。在天津機場坐上飛機的那一刻,我就一直在腦海中想象固原的模樣。

一般來說,來固原的大多數游客,都是衝著這裡的紅色革命歷史而來。站在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館的天臺上,眺望對面山頭的紅軍長征紀念亭,頭頂飄揚的紅旗在風中獵獵作響,仿佛在為當年紅軍不畏犧牲的精神而高歌。舉目望去,幾隻飛鳥掠過藍天,淡淡的雲朵仿佛掛在淺藍色的幕布上。“天高雲淡,望斷南飛雁”的詩情畫意浮現在眼前。大名鼎鼎的將台堡就在不遠處。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在會寧和將台堡會師,標誌二萬五千里長征勝利結束。在彭陽縣喬家渠村,我還見到當年接待毛主席的喬生魁老人的孫子——喬德雄。當年的老窯洞,如今已改成毛主席宿營暨彭陽縣革命紀念館,喬德雄全家則住進老窯洞對面新建的三孔磚結構寬敞窯洞內。喬德雄告訴我,自己不願意搬走,就想留在這裡,就近守著這塊革命聖地,把中國革命精神一代一代傳頌下去。

初見固原,大地是綠色的。從飛機的舷窗往外看,湛藍透徹的天空、伸手可摘的白雲、滿眼翠綠的青山、層層疊疊的梯田,讓我很難將這座城市同黃土聯繫在一起。驅車前往市中心,道路兩旁種滿高大挺拔的白楊、細枝低垂的柳樹、低矮繁密的灌木,還有五顏六色的鮮花在樹下綻放,共同編織出固原的美麗容貌。固原就這樣依偎在青蔥翠綠的懷抱之中,安靜平和。

返程的飛機騰空而起,回頭再看機翼下的固原,如詩如畫,令人流連。我相信,固原人民一定會用勤勞的雙手,在這塊古老的大地上描繪出更加絢爛的畫作。

隨著對固原瞭解的增多,我對固原的黃色也有了更深的認識。固原的黃色不僅指的是深厚的黃土,更是這片黃土之上孕育的燦爛文明。那條橫穿固原的戰國秦長城,雖然只剩下一段蜿蜒的土坡,卻記錄著中華民族幾千年來不屈不撓、頑強屹立的精神。固原博物館內收藏的鎏金銀壺、琉璃碗等珍品,引發著人們對這古絲綢之路上的明珠曾經繁華的無窮想象。還有鼎鼎有名的須彌山石窟,成為古絲綢之路繁榮盛景和東西文明大交流大融合燦爛成果的見證者。

中國大西北、黃土高原西陲、典型的黃土地,地理書上的這些詞彙集在一起,就是我對固原簡略的印象。我知道,包括固原在內的西海固一度被稱為“苦甲天下”,在我的想象中,那裡黃土裸露、千溝萬壑、偏遠閉塞,土地肯定是缺乏生機、單調灰暗的。然而,當飛機緩緩下降,透過舷窗俯瞰下去,眼前的一切和我的想象大不一樣。

幾天的走訪見聞,讓我看到一個生機蓬勃的多彩固原。在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館,我遇到再走長征路的央媒記者,長征精神正在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身上傳遞。在固原市大力扶持的“四個一”林草產業示範園,我看到“一棵樹、一株草、一朵花、一棵苗”的朴實發展思路,正使固原山川更加秀美、人民生活更加富裕。在現代化的固原博物館、修繕中的老城牆、被精心保護的秦長城,我更看到富裕起來的固原人對悠久厚重的文明傳統的珍惜與呵護。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7日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