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革命-使主旋律美术创作再次掀起表现共产党员形象的创作高潮

  • 时间:

【章泽天弃入学资格】

70年代末、80年代初,相關美術創作重在突出表現在新時期現代化建設浪潮中,我們黨帶領廣大黨員幹部立足崗位、履職盡責,衝鋒在前、忘我奉獻,發揮先鋒模範作用。像李秀實油畫《疾風》,以“疾風知勁草”為主題,生動描繪了鄧小平同志逆風中昂首行進的風采和在新時期偉大變革潮流前從容自信的精神境界。畫面中,鄧小平同志身姿微微前傾,雙臂背向身後,邁著堅定的步伐,自信地註視著遠方;畫面下方幾株迎風飛揚的迎春花,既豐富了畫面節奏,也預示著一個新時期的來臨。再如湯小銘油畫《讓智慧發光》,描繪了祖國大地上雲霞掩映,陽光熠熠,地貌瑰麗,在俯瞰大地的背景中靜坐沉思的地質學家李四光,一手握著礦石,一手拿著放大鏡,頭部轉向一側,視線聚焦遠方,塑造出“把入黨作為生命新起點”、為新中國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的科學家形象。

形象的發展與變化,反映出隨著社會發展中國人精神面貌的變化和創作思想的變化,帶來新的文化意義和審美內涵。在從單純到豐富的藝術深化中,美術中的共產黨員形象日趨多元,又都具有一脈相承的精神特質。

凸顯實幹進取品格新世紀,美術界對主旋律創作投入更多有生力量,特別是“國家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型美術創作工程”等活動相繼實施,多元化的創作方式、多視角的形象塑造,使主旋律美術創作再次掀起表現共產黨員形象的創作高潮,呈現新的文化內涵和時代特色。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8日08 版)

時代精神不同,美術創作向度自然不同。近年來,國家在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佈局等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成就,無不凸顯共產黨人的實幹精神。社會發展的豐富現實,不僅在藝術形式和語言上對創作者提出新要求,也在主題和題材上給予創作者更多靈感。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人民為中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創作思想成為美術工作者的創作准則。如何塑造好新時代共產黨員形象,描繪好黨與人民的血肉聯繫,成為美術工作者在新時代面對的重要課題。

聚焦崇高革命理想新中國美術中的共產黨員形象,具有深刻而豐富的精神內涵。

展現卓越精神特質改革開放後,美術作品中的共產黨員形象塑造,在繼承前一時期創作經驗的基礎上呈現新的特質。

堅持現實主義、堅持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相統一,是這一時期革命歷史題材創作的準則。所以,不論是《紅日照征途》對毛澤東同志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場景表現,還是《英勇不屈》中的群像塑造,都著重展現共產黨員的革命意志和不怕犧牲的精神特質,體現出對革命英雄主義的歌頌。這種精神刻畫,深刻揭示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偉大真理,密切了黨和人民的血肉聯繫。

美術工作者將目光聚焦走在時代前沿的共產黨員優秀代表、時代楷模和新型人才隊伍,囊括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軍事、外交、生態、醫療等各領域先進人物,描繪他們身上所體現出的時代精神與價值追求。如畫家張俊明為創作油畫《航空報國的楷模——羅陽》,走到羅陽生活戰鬥的地方,深入生活,收集素材,最終以清晨火紅朝霞映照下的遼寧艦為背景,表現了羅陽帶領團隊夜以繼日奮戰的場景。王曉明、張偉時、王洪章、郭旗創作的油畫《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黃大年》,則以黃大年考察“鬆科二井”的場景,描繪了這位給地球做透視的“科研瘋子”科技報國的愛國熱情。優秀共產黨員的身影躍上畫布,以真實的形象、實幹的品質、崇高的精神,彰顯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

2015年1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黨校第一期縣委書記研修班學員座談會上,發表《做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重要講話。隨後,在美術界掀起表現人民公僕與執政興國的關係,刻畫“心中有黨、心中有民、心中有責、心中有戒”的黨員幹部精神肖像的創作熱潮。這在2017年由中宣部指導,中國文聯、中國美協、中國國家博物館共同主辦的“最美中國人——慶祝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勝利召開大型美術作品展”中得到生動體現。參展作品表現的人物和事跡涵蓋各行各業的先進典型,其中既有黨員領導幹部代表,也有基層黨員代表。同時,全國各地也相繼開展主題性美術創作,展現先進人物、傳播榜樣力量,頌揚黨員在黨和國家事業中發揮的先鋒模範作用。

新中國成立70年來,誕生了無數經典美術作品,其中共產黨員形象塑造彰顯出的理想之美、信仰之美、崇高之美,成為民族精神的藝術符號,傳遞著民族精神的凝聚力、感召力、向心力。未來,相信將有更多的共產黨員從真實的生活中走來,通過美術作品從容自信地呈現在世人面前,定格永恆的精神,譜寫黨心與民心緊密相連的嶄新畫捲。

抗美援朝中涌現出的眾多戰鬥英雄,如邱少雲、黃繼光等,以及在社會主義建設中艱苦奮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英雄人物,如焦裕祿、王進喜、歐陽海、雷鋒等共產黨員形象,也成為這一時期美術創作的重要題材。邱少雲、黃繼光等戰鬥英雄的形象塑造,創作者多取其為求大義不畏犧牲的感人瞬間,凸顯共產黨員的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彰顯榜樣的力量;焦裕祿等英雄人物的刻畫,創作者則著重表現其帶領人民群眾發展生產所體現出的“親民愛民、艱苦奮鬥、科學求實、迎難而上、無私奉獻”的精神。在藝術家的畫筆和刻刀下,這些共產黨員的英雄品格,散髮出強烈感召力,引發觀者情感共鳴。如吳強年版畫《雷鋒》,有意突破雷鋒嚴肅的肖像描繪,畫中的雷鋒嘴角微微張開,一副可親可敬的平凡形象,同時又將這位手持衝鋒槍的共產主義戰士、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楷模,與聳立的磐石融為一體,達到了單純有力、紀念碑式的藝術效果,歌頌了雷鋒精神的不朽。

在98年中國共產黨史、70年新中國史的歷史縱深中,共產黨員的形象深入人心。新中國的美術工作者,將目光聚焦不同歷史時期各條戰線上立黨為公、執政為民、鞠躬盡瘁的優秀共產黨員,塑造了一大批真實、生動、感人的共產黨員形象。從領袖、元勛、將帥,到革命先輩、時代楷模等,富有使命感和責任感的幾代美術工作者融真情實感、精神內涵和審美自覺於一體,通過不同的立意構思,以相契合的藝術形式,著力塑造各時期共產黨員形象。這些藝術形象,將共產黨員服務人民的社會實踐和對真善美的追求緊密相連、將黨的奮鬥歷程和中華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將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緊密相連,鐫刻下中華民族近一個世紀的光輝記憶。

美術工作者力求擺脫既往創作模式,緊隨時代美學、社會生活、大眾審美等,拓展契合主題與形象的創作形式。如雕塑作品於世宏《李大釗就義》、馮國豪《赤腳醫生——覃祥官》等,既真實還原人物的形象特征,又以具有時代感的藝術形式表現了共產黨人的精神境界,實現了藝術與歷史、藝術與現實的同構,具有鮮明的價值引領和價值塑造功能。

這些凝聚集體記憶的共產黨員形象塑造,大都體現出“革命理想高於天”的豪邁氣概。老一輩美術工作者,不少曾投身波瀾壯闊的革命事業,與黨和人民同甘苦、共命運的生命體驗,讓他們對共產黨員的形象塑造擁有更為熾烈的創作激情。他們的作品也因此具有十足的藝術感染力、巨大的思想張力和強烈的精神震撼力。共產黨員的藝術形象,因而具有了超越時空的力量,直抵人心。

新中國成立初期,為緬懷革命先烈,傳承革命精神,黨和政府除了興建人民英雄紀念碑、成立中央革命博物館籌備處、舉辦革命歷史展等,還掀起革命歷史題材美術創作的高潮。特別是在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之間,中國國家博物館先後組織了4次大規模的革命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刻畫了一批散髮著藝術魅力、洋溢著革命熱情的共產黨員形象。這一時期的共產黨員形象刻畫,以表現革命領袖和革命先烈以及共產黨領導下的工農運動為主,中國畫如楊之光《紅日照征途》,油畫如馮法祀《劉胡蘭就義》、詹建俊《狼牙山五壯士》、全山石《英勇不屈》、羅工柳《前仆後繼》、聞立鵬《國際歌》,版畫如吳俊發《威武不屈的方志敏》等,都是朴素感人的形象塑造。

表現方式的突破,使得美術作品中共產黨員形象的塑造由內而外更加豐滿。90年代,美術作品中的共產黨員形象更具真實性,人物性格的表現更加飽滿。如李守仁雕塑《錢學森》,雖是頭像創作,但其面部表情刻畫生動細膩,彰顯出這位“國家傑出貢獻科學家”的性格特征,以及堅定不移的信念、坦蕩寬廣的胸懷。

(作者為中國國家博物館理論與創作室原主任)

80年代中後期,美術工作者對共產黨員形象的描繪,除了註重精神刻畫,還呈現出還原歷史情境和人物本色的創作傾向。共產黨員是勞動人民的普通一員,雖然在原則問題上鐵面無私,具有大無畏的精神和堅韌頑強的意志,但也是知人間冷暖、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人。這一時期的美術創作,更加註重對共產黨員的人物個性、心理、情感等方面的細膩表現。如靳尚誼油畫《瞿秋白》,選擇了瞿秋白遭捕入獄的特定情境——獄中,空曠的背景里,光從右上方灑在瞿秋白身上,單純的赭灰色調襯托出這位“書生氣濃的革命家”平靜中的剛毅、平凡中的偉岸,以及人物精神世界的深度和廣度。這件新時期以來肖像畫的代表作,將對共產黨人理想與信念的理解同創作者的審美理想融為一體,推動了主題創作的思想創新。再如胡悌麟油畫《楊靖宇將軍》,也突破了慣常通過戰鬥場景正面表現英雄事跡的手法,從一個新視角,用粗獷犀利的筆法,描繪出英雄悲壯犧牲後震撼人心的情境,突出“英雄雖死,精神永存”這一主題。